【青春随感】颜即正义:你对这个看脸的时代绝望吗?

发布者:郭精琨发布时间:2018-04-16浏览次数:14

        之前我在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一个很有趣的话题,标题也十分浅显露骨,就叫:长得漂亮有什么用?本来我以为这条微博跟以前常看的微博一样,一些人先扮可怜哭一哭自己长得有多丑,吐槽在当今这个看脸的年代受了多大的委屈,然后有人站出来反驳,扭转画风,纠正不良风气,灌广大微博网友一碗浓浓的心灵鸡汤,然而点开之后,我却大吃一惊,“颜”即正义的观点这次贯穿始终,以一种近乎王者般的风范妥妥地把持了这场微博大战的话语权?!而我也是第一次知道长得漂亮原来有这么大的用处。

        据一位微博网友含泪回忆,有一次他去买西瓜,前面站着一位美少女也在买西瓜,美女问“老板,这西瓜多少钱?”老板回答说:“十块零八毛。”美女撒娇地说道:“十块算了呗。”只见老板挠了挠头,温柔地笑笑说:“算了就算了呗,这个桃子不错,你尝尝。”正在等待付钱的网友瞬间石化,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老板可是街口出了名的铁公鸡啊,自己在他的店里买了一夏天的西瓜也没见他给自己抹过一角钱,如今这位美少女不费吹灰之力就让老板打破原则,足以想见“漂亮”有多大的威力。当然,“漂亮”在菜市场中发挥作用到底还是少数,其施展魔力的绝佳场所还应该是在婚恋中,远至凭一张漂亮脸蛋成功嫁入豪门的女明星,近到依靠几张照片风靡网络月入百万的美女网红,哪一个不是用了“漂亮”这块敲门砖,成功敲开了上流社会的大门。如此看来,“颜”即正义的观点也算是师出有名、顺理成章。可如果“颜”就是“正义”,那么我们从小被要求培养的“内在美”又该置于何地呢?

        的确,在当今这个快速消费的时代,生活节奏的加快让我们很难花费较长的时间去了解一个人,建立美好的“第一印象”经常显得十分重要。爱美是人的天性,美丽的外表使人感到愉悦,无形中增加了彼此贴近的可能,也加快了彼此了解的速度。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否认,精致的妆容、优美的身体曲线、时尚有型的穿着打扮,这些都是一个人拥有良好的品味和自我管理能力的重要表现,虽然这种审美本身并没有过错,但过犹不及,一旦被过分放大就会显得十分愚蠢和可笑。据说古时有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名叫弥子瑕,深得卫灵公的宠爱。有一次,这位美少年在桃园游玩,顺手摘了一颗熟透的桃子。没想到这桃子鲜美异常,弥子瑕就把那吃剩的一半留着,献给了卫灵公。卫灵公很高兴,对他说:“你一定是舍不得吃,特意把它留给我。”可时过境迁,几年后,弥子瑕容貌渐衰、大不如前,灵公就渐渐疏远他。突然有一天灵公偶然想起弥子瑕赠他余桃的事,就破口大骂:“好个弥子瑕,真是可恶至极,竟把吃剩的桃子给我吃。”一个桃子,两种境遇,光靠美貌得到的宠爱注定不会长久,况且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社会变得更加现实、人才竞争又这么激烈,光凭美貌,能否得到上层的宠爱都未可知就更别提长久了。

        美貌不是万能的,就算是在婚恋里,它也只在同阶级中起作用,即使是在极度重男轻女的古代社会,当朝状元被选中当了驸马也不过是入赘而已,也要时时看着妻子的眼色艰难度日,有学识的人尚且如此,就更别提那些纯粹想依靠外表挤进上流社会的姑娘们了。

        美貌不但不是万能的,它还标准不明、时刻变化着。换句话说“美”其实是人类构造出的一个概念,就拿五官来说,如今网络上流行的美女网红哪个不是瓜子脸、大眼睛、双眼皮,分分钟迷倒万千少男少女,可若是穿越回古代,以这样的长相,人们甚至很难将她们与“美”产生任何关联。古人在《诗经》形容美女庄姜“螓首蛾眉”,即额头丰满光洁、眉毛又细又长。从历代的仕女图中看出,古人喜欢的大多都是细而长的丹凤眼也就是俗称的单眼皮。进入唐代,古人更是以胖为美,这与我们当代的流行审美可谓截然相反,背道而驰。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审美标准的变化越来越快,而且出现了复古和怀旧的倾向,所以很难保证我们苦心在眼皮上割出的线条有一天不会被费力遮盖,努力掩饰的雀斑或许也会成为可爱的标志。

        我亲爱的姑娘们,大眼睛双眼皮瓜子脸不是“美”,它不过是这个“看脸的时代”里,用商业动机和审美逻辑为我们编织的一张无情的网,那些责备你丑的人也不是真的在乎你到底长相如何,他们更在乎的是只是那套病态的审美,所以为什么要沉迷于化妆品商和塑身教练的陷阱中呢?你可以喜欢自己化妆后的样子但更要接受素面朝天时的自己。拥有美丽的外固然幸运,但是人生漫漫,只凭幸运是难以长久的。唯有精神上的自我认可和自我满足,才能不畏路,笃定前行。(文/刘子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