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研支团支教日记——我与我疯狂的念头

发布者:李欣仪发布时间:2018-05-11浏览次数:37

我是伊宁县二小的一名大学生支教老师,教英语。有时我会忘记这个有点特殊的身份。

在学校里,运动会这样的场景是极其戏剧性的,每个人有不同的许多个角色,角色与角色之间相互碰撞擦出火花,点燃一整场心照不宣的群体狂欢。

我上个学期教三年级,这个学期没能接着教他们。运动会上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地扑到我的怀里。三年级的孩子们非常温暖,更甚于春天,干净的眼睛令我颤抖。只是我们之间彼此占有的时间已经匆匆的从我手中流走了。他们也许会忘记我,我并不介意。我永远感恩这样的温暖。

我现在教六年级的英语。这是他们在小学的最后一个学期。

而就是那些十三四岁的孩子,让我恐慌。

热闹繁华过后的虚无与无所适从感一直存在着,自然地放大了所有的情绪。运动会过后,照例整理着海水一样的照片,眼花缭乱。此时那些少年的脸和遥远记忆中的一些碎片时不时地重合,让我的大脑像超负荷的cpu一样发热,疼痛并且嗡嗡作响。

我对自己失去了控制,像一辆冲向悬崖的刹车失灵的客车。我正逐渐地爱上他们,甚至属于师生的交集无法填满我的心。我开始想要更多,想成为朋友。我爱他们放肆的笑,他们无所畏惧的眼神。竞争时拼尽全力,下场后用力拥抱。尊重规则,也藐视规则。我爱他们身上的少年朝气,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脚下,面对未来信心满满。

后来一个念头击中了我,让我毛骨悚然。

不只是朋友,我想成为他们。

这才是潜意识里我在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事。是,求之不得,跑步之后全身散架一样的疼痛告诉我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上,都不可能再和他们一样了。我顺着大多数人的人生轨迹从大学里走出来,没有对照,就没有像现在这般如此强烈的情感冲击,让我发现心里竟然还有些对“不成熟”的眷恋。所有人都在努力变得成熟,学着井井有条地处理生活与人际交往,努力把更多的责任更从容的挑在肩上,所以我也在努力着。而这几个月以来,他们的稚嫩,他们的不成熟,让我觉得熟悉又亲切,竟然让我感动。脑海中总是会跳出各种各样尘封许久就快消失了的场景,过往的那些人事都在我的眼前,我重新为了那些美好又洒脱的而感到幸福,又有了一些后悔的时刻。我重新审视了我过去的那些年的人生,就好像又年轻了许多,有了错觉好像可以真的参与进去。

但是,面前的这些少年再像,也不再是当初的那些少年了。他们拥有自己精彩的青春,而不是任何人的复制,在他们的故事里,我是并且永远都是一个局外人。我应当回头,在某个属于不怎么熟悉的英语老师的位置上,平静地望着他们的成长。告诉他们对错,教他们学着成熟,然后对待他们的喜悦与痛苦给予体面而宽悯的回应与安慰。在离别之时,接受谢意。不那么多牵挂,回到我原本的生活。仅此而已。

可我知道不自量力的我,回不了头了。

我随着他们的喜怒哀乐而起伏波动,即使有些人惹怒我,欺骗我,嘲笑我,不能理解我,惧怕我,我也爱着并且将一直思念他们。我竟然会怕他们忘记我,也许是在怕那些过往里的少年记忆离我远去,怕我的青春将我抛弃吧。

缘分奇妙,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被折叠。明明很短暂,可仿佛一起度过了漫长的岁月。我将在某一天像割掉我的一条胳膊或者一条腿一样,疼痛地离开这些孩子,离开二小。

但这也是我人生中,最不后悔的事了。(文/赵宇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