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社会实践团队赴威海天文台开展调研活动

发布者:何博平发布时间:2018-09-14浏览次数:13

      89日,山东大学文学院“星夜”社会实践团队队员白孟灵来到威海天文台,进行实地调研与学习,对天文台负责老师曹晨进行了采访,和他共同讨论了暗夜星空保护的问题。

曹晨老师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为星系的形成与演化、天文数据处理与分析。2008年至今在山东大学威海分校空间科学与物理学院工作,参与空间科学研究院及山东大学威海天文台的运行管理、天文观测及天文科学普及等活动。

山东大学威海天文台(暨威海市天文台)是由山东大学、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和威海市联合共建,于200769日正式落成并投入使用。天文台位于山东大学威海校区玛珈山顶,分东西两个圆顶,北邻黄海,水面空气温度变化相对稳定,大气湍流较小,视宁度良好,适于天文观测。其中,西天文台内建有德国制造的口径为100cm的赤道式反射望远镜一台,它是目前国内高校口径最大,技术水平最先进的科研用光学望远镜,东天文台主要承担本科生及研究生的实验教学,还负责着对外科普教育等服务地方工作,每年定期开放举办观测活动,并接收团体参观以及中小学夏令营活动等。  

采访地点定在曹老师办公室,位于玛珈山脚的闻天楼,从红色的楼体向北望去,天文台的东西两个白色圆顶在蓝天绿树间伫立着。曹老师对于暗夜星空保护相关的社会实践很感兴趣,热情接待了“星夜”团队的到访,除解答了关于当地星空观测情况的提问外,还给出了许多暗夜星空保护、开发星空旅游的建议。

威海天文台承担着重要的科研科普和教学的活动,但对于曹老师这样的空间科学研究者来说,天文台的设备还不够齐全先进。天文台附近的星空观测条件良好,可以满足日常的观测活动,极限星等在后半夜可达到4.5。但是天文台依然位于市区,靠近海水浴场旅游景区,人造光源的污染在所难免。曹老师提到,比起西部,东部地区的星空观测条件不占优势,东部地区尤其是天文台所在的胶东地区,夏季易受雨带的影响,并且东部地区人口密集,难以寻找星空观测的完美地点。而西部地区人口较为稀少,向西南海拔升高,大气更加通透,例如西藏阿里自然保护区内的暗夜保护地就是一个理想的星空观测地。我国理想的星空观测地点集中在西部,而有条件的天文爱好者又集中在东部,这种经济条件和自然条件之间的不平衡,解决起来是一项循序渐进的大工程,要综合民众的消费观念、受教育水平、经济条件,政府和专业人员的规划建议。

曹老师说道:“单纯的星空保护肯定是举步维艰的,要边开发边保护,在商业利益和星空保护之中找到一个平衡点。”星空旅游可以结合暗夜保护和商业价值,在给予天文爱好者住宿、观测等方面支持的同时,也丰富了景区的运营模式,反过来推动了暗夜星空的保护。

在讨论开发星空旅游资源的时候,曹老师提到应该尽量依托专业的天文台,比如河北兴隆天文台、云南丽江天文台、西藏阿里等地。大型天文台有国家支持,周边地区会有意识控制人造光源,顺势在周边开发星空旅游,还可借助天文台专业的设备和人员。同时,星空旅游应该活用各类自然和人文资源,例如敦煌景区、青海茶卡盐湖,结合地质水文和天文,丰富了旅游内质,尤其是能为星野摄影提供美丽的地标物。还有如今各中小学校的修学旅行正兴盛,可以将这一人群考虑为重要受众,在旅游项目中增加天文科普、星空观测拍摄等内容,科普及收益兼得。这一层次的星空旅游,一些农家乐和景点就能做到,在北京周边的一些天文农家乐、星空小镇加入了星空元素,不仅能吸引到天文爱好者,对于大众来说也是值得尝试的。

在谈及“星夜”团队的实践模式时,曹老师认为暗夜保护还是应该以星空旅游为切入点,深入系统地挖掘几个有价值的点,而不是以浅尝辄止的采访调查为主。对几个地点的观测条件、专业水平、基础设施建设、文化旅游潜质、商业价值等进行综合评估,依托天文台专家以及高校,给出可行的报告,才能真正挖掘到星空旅游的资源。经过曹老师的指点,我们也意识到星空保护是需要有心人一点一滴努力的积累。虽然实践的活动已经接近尾声,但是“星夜”团队的队员们决心把暗夜星空保护的路一直走下去。

曹老师除去日常的教学及科研工作外,也会进行星野摄影以及深空天体摄影。在采访的最后,曹老师向队员展示了平时旅行、出差途中拍摄的星空、星轨和延时摄影等作品。当日天文台设备在维护期间,很遗憾在采访期间没有进入天文台,天文台将在817日开放,举办“七夕“赏星科普活动。曹老师告诉队员,一般这样的科普活动都会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参加。看到越来越多的孩子接触到星空,也算是对暗夜星空难觅踪迹的现状的抚慰。星空是我们抬头就可触及到的美妙世界,现代人已经有意识放慢脚步,寻找诗意的生活方式。让每一颗星在眼中亮起来,是我们将坚持不懈的追求。(图/白孟灵文/白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