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湖边静想

编辑:叶帅      发布时间:17-4-18 8:33:33.000

湖水中融化了某种清澈的东西,散发着令人神往的氛围,有时候坐在湖边的人依然不能感受真切,于是才被驱使着望向湖心。

阳春三月,落雨倒算不得什么,湖上波光四溢,几滴水是看不清的。反倒是阴云缝隙里流出来的风,在柳枝间盘旋着。柳枝才长出半寸光景,连嫩黄的枝条也遮不上,风从中穿过,也染上新绿和嫩黄,又钻进池塘的水波里,池水也一片新绿了。绿色的池水泼出岩石岸,撒到泥土里,草叶也绿了起来,大谢有诗“池塘生春草”,此言得之。

正午,池边无人,几颗雨滴落下来,好似深秋的银杏叶。银杏叶制成书签,游历一切秋天的书卷,春雨也落在敞开的书页上,不幸的是只能在今天所读上留下印痕。可谁知道会不会蒸发之后又凝成冬天的雪花,飘落在书本上呢?春天的雨,和冬天的雪,一欤?二欤?轮回有时停留,像在逆旅中品一杯清茗,悠然终了,随后启程。如果路一直延展,直至德邦塔尔平原,也就没有茶的意义了,甚至连路的意义都消失掉。过往中,一切永不存在,无名无形,如同池上涟漪波纹、川流不息,故称永恒。水为永恒,永恒即万象。古人求道,见清渚传空响而彻悟,清明微雨,风渡涟漪,敲开了思索的法门。

如果人真的如池水一样在轮回里翻覆,似乎已无忧无喜,然而又似乎不能,无忧无喜,何来神往与美,何来清明之说?在轮回停留之际,更如一只小桶,盛满七情六欲,再启程时回归空无,桶依旧是那只桶。所有的悲伤,所有的欣喜,与目的与历途,皆如桶中之水,而桶本就沉在井水中。如此,一切都在,一切都应珍惜,一切都将逝去,于是在无喜,去无悲,或在喜而不为喜,去悲而不为悲。池水清明,万象清明。

而实际上我呢?我并不这样,我只是想,池塘边适合流浪,而阴郁的烟雨适合远方。(文/陈一鸣)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