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云边雁断胡天月

编辑:孙文菊      发布时间:17-8-10 7:47:26.000

有人说,“他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气节的人” ,十九年异国他乡,多少次梦归故乡,他手持汉节,傲立于茫茫雪原,他就是苏武。

他心系天下苍生,抱着匈奴与大汉必和的夙愿,告别了长安城的莺歌燕舞,持一节权杖,孤身走向茫茫大漠。可惜,最后美梦破裂,苏武只能与羊群为伴,吞饮野苔,饿了,只能吃雪和野草,困了,就躺在冰天雪地中,就这样,度过了漫长的十九年。在这十九年里,匈奴单于多少次以高官利诱,多少次以性命威胁,但苏武岿然不动,一心只想归汉,生是汉家人,死是汉家臣,他抱着一生的信念高高地矗立在大漠之中,就像那迎风飘散的旌节,代表着永恒的气节。

广袤的北海,一望无际,廖无人烟,只有一位须发斑白的老者,挥着一支破旧的羊鞭,将锦帽貂裘挥进凛冽的寒风中,手握大汉的节杖,握紧对大汉最深的眷恋,伴着一群瘦骨伶仃的绵羊,朝夕出没在这里。烈烈寒风起,与明月为伴,与孤冢为伍,在大漠飞雪里,他将荣华富贵抛之脑后,地窖冰寒,他将毡毛与草皮满口咽下,一边是美酒佳肴高官厚禄,一边是饮雪卧冰赤胆忠心,站在忘却与铭记之间,他丝毫没有犹豫,这个宁死不屈、一身气节的铁血男儿在人性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冰雪飘零,他用至情睥睨佳肴美酒,铮铮傲骨敲响千秋的绝唱——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犹可忘。

去时正当年少,归来已是白发苍苍,当他抬起那满是皱纹的脸颊,两颗眸子一直闪动着无限怀念的热泪,他那瘦削的背脊成为大漠里最悲壮的风景。苏武,他用勇气,铭记对大汉的忠贞不渝,在漫天风雪中且行且歌,将大汉的节杖紧紧握在怀中,把光秃秃的旌节升华为一段千古的惊奇,书写了一段铭记千古的悲歌。苏武不曾抱怨,这曾是他的夙愿,只是在回长安的路上噙满泪水,因为他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文/于芙蓉)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