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走出去

编辑:左梦琦      发布时间:18-1-6 20:11:06.000

诗意是从土壤中长出来的,大自然真的是神奇的。

走出沉闷的屋子,感觉到冬天的冷冽的风哗啦啦迎面而来,刺骨的寒意渗进骨头的缝隙里。但是诗意就在这样的风中,生长出来了。

在室内是没有这样的感觉的,暖气太暖了,屋内浮动着温暖的让人昏昏欲睡的气息,“人工的加热”,感受不到内容。

只有走出门,感受到冬天冷冽的风或者春夏暖软的风,才会感受到情绪受到撩拨,生出一些美好的心情,“夏有凉风冬有雪,春有百花秋有月。”这是大自然赋予的礼物。

想起三毛《撒哈拉的故事》,那里遗落的不只有她和荷西的爱情,还有在那片原始的土地上与大自然最亲密无间的贴面拥抱。他们家屋顶上的缺口,盖住的塑料布;无意中捡到的似乎受了古老的诅咒的小东西;开着货车去取水。那里的生活远没有她笔下的欢快与轻松,但实实在在表达出大自然一种野蛮而粗糙的感觉,让人心动。

余秋雨走访文化古迹,无论是白发的苏州,还是鸣沙山月牙泉,都带有一种古老的、悠长的,韵味。在青石小巷角落里的避世高人,在鸣沙山的内里埋藏的王国。它们隐匿了无数无数的故事,在每个寂寞的夜里孤独地吟唱,走近它们,会有一种流泪而朝拜的情绪。这是它们,对情绪对感情的馈赠,对诗意的牵引。

诗意是从土壤里生长出来的,无论是岭南的荔枝还是赤壁的大浪抑或天姥山的奇险。真真切切感受过大自然的灵巧或野蛮,才会有一种自然而生动的诗意被牵拉出来,被付诸笔端。

走出去,才能走回内心。看的多,才能明白自己。眼界多远心多远。(文/ 蔺腾腾)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