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远离钓誉 退出功利

编辑:孙嘉洁      发布时间:18-2-3 16:52:31.000

刘洋上天,家乡轰动了:王亚平太空授课,母校沸腾了,现在就连与蚌埠八杆子打不着的诺奖得主都被戴上“我校女婿”的帽子示众,令人哑然失笑。当事人还不自知,炒作者便妄图名利双收。试问,这种掩耳盗铃的做法,能带来真正的名誉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与其哗众取宠,自欺欺人,不如追求本真,勤勉务实,以杰出的教学成果换竖立立在人们心中,而非打在电子屏上的招据形象。

 

《齐人有一妾一妻》中的齐人,吃着他人坟前的祭品,吹嘘着自己与高官名士的交游;鲁迅《何Q正传》中的阿Q,善于借用他人的名号给自己戴上高高的帽子换得虚化的精神虚荣;周汝昌曾言:“他人扯去了我辛苦编织的褴楼,织作了自己的盛装。中国人的劣根性,于此暴露无遗。

 

然而齐人的妻妾不是在相向而泣吗? 阿Q 不是遭受着世人的睡弃吗? 窃人名号者已然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不是只有红学大师周汝昌独立于斯吗? 当社会上的浮躁风潮袭来,若是站立在精神制高点,承担教化育人责任的学校都不能免俗,何谈文化振兴,科学崛起的中国梦?

 

远离钓誉,退出功利。需要的是社会价值心态的沉潜与回归。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并不能扫中国文坛的浮躁颓势; 里克白兹格是“中国女婿”也不能助力中国科技攀上世界高峰,我们要做的是认清现实,踏实勤勉,创造自己的科技成就,书写自己的文化奇迹。

 

远离钓誉,退出功利。教书育人的前线阵地一学校,请认清自己的责任。青年所在的地方,就是中国的未来,青年受到怎样的教化,中国便是怎样,与其“攀附远亲”,不如安静沉潜,教书育人。

 

维特根斯坦说:“我贴近地面步行,从不在云端起舞。”远离钓誉,退出功利。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如小仲马,不依仗父亲的文名而千古流芳; 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如李淑霞,不留恋名媛的温床而飞跃苍穹; 我相信会有更多的学校如清华北大,历经百年沧桑,默然不语,在历史的大幕后培育出民族的脊梁。

 

远离钓誉,退出功利。我们所需要的是一个宁静清澈的世界。鸢飞鱼跃,草木葳蕤,随处可潜心。(文/孙嘉洁)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