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母校回访有感

编辑:权诗瑶      发布时间:18-2-11 9:51:38.000

从前有座山

 “山是水的故事,

 水是人的故事,

 人是你我的故事”

 从前有座山,山上一双塔,塔旁住着一群少年郎。山是位于家乡商州城东的东龙山,塔修于何年、造于何人我不得而知,少年郎的故事则说来话来话长。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就在这一代代少年郎中,那些故事一经开始便没有结尾,这是一份无需信誓旦旦的永久?是一段难舍难分却各自奔天涯的青春?

 而今,作为山东大学文学院的大一新生,重回母校给学弟学妹介绍自己的大学,分享自己的新生活,才发现了青春的激扬文字、万丈豪情,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一石激起千层浪,秃顶的山、干涸的江、苍碧的天、灰黄的塔和我古色的梦一齐涌现。虽深知自己不善言辞,又素怕麻烦,但一旦听到母校的号召,年轻的心就开始疯狂跳动。当我站在学弟学妹、恩师故友的面前诉说山大的美景、美食和多彩生活时,心中就不停涌现出曾经的三年,无奈时间有限,慌乱的开始和慌乱的结束,连我自己都云里雾里的。在宣讲的短短八分钟里,听到了熟悉的不知所以然的乱喊乱叫,看到了自己以前同款的棉衣套校服的穿搭,特别是那一张张脸上的期待、欣喜和挥之不去的疲惫,不禁暗想,谁的高三又不是这样呢。

 是的,我们都一样,一样的老师、一样的三年、一样的心比天高,一样的拼搏、一样的疯狂、一样的不知所措。商山苍苍,丹水汤汤,隐居的四皓,流魄的商鞅,我的笨笔写不出那些感动与欣喜的千分之一,但以一个大一新生的眼光再审视我高中的生活,终究还是大不一样了。

 “谆谆如父语,殷殷似友亲。轻盈数行字,浓抹一生人”,这是冰心笔下老师的模样,放在我的老师们身上,再合适不过了。我的数学老师带了我们三年,从军训到高考,他从未缺席。他很清瘦,单薄的外表,却是我们这九十个人的精神支柱,他的身影总是穿梭于讲台和办公桌,也不怎么说话。有学习上的问题时,他总是叼根烟盯一会儿,然后抬起头露出八颗牙冲我们笑一笑,用看傻孩子的眼神看着你说‘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啊,你看’你绞尽脑汁,他总是三言两语就让你茅塞顿开。无论多傻的问题、无论哪个学生,他总是笑脸相对,真正惹他生气总是学习以外的事儿,比如早操缺勤、上课迟到。但无论多生气他都没有厉声责骂过我们,而是停下一节课来和我们谈心,知道我们认识到自己错了,自己想改。他甚至从不啰嗦我们,早操总是比我们早到五到十分钟,晚修也会叮嘱我们早些休息然后才走,他要求我们做到的,自己从不偷懒。他没有很多最这个、最那个的称号,但却是我们一七级的唯一。我的老师和世间的老师一样,会关心我们,会和我们玩耍,但又和别的老师不一样,因为他们还有对我们一千多个日夜的陪伴。我不懂教育学,但我清楚,陪伴就是最好的教育,我们作为实验班成功了,表面上我们眼里只有高考,事实上老师给我们的从来都不局限于这个冰冷的目标,这也是所有龙山的孩子爱龙山的理由。

 同时不能掠过的还有我们虽已散场却从未冷场的青春,我们没来龙山之前就是一群有欢乐有烦恼的小孩,这三年教会了我们成长。你有九十多个兄弟姐妹吗?我有。我们一届九十人,中间也有增减,我们同吃同住同长大,两个班一起背着老师比赛似的偷看电影,鬼片不吓人,就是人吓人,一起喊着‘超越自我、挑战极限’的神奇口号出了两年早操,一起预谋趁着高一高二放假溜出去吃顿好的,当然一起冲食堂、一起狂刷题还是主流。九十个人也分成了不少小帮派,也常有几个人吵得不可开交,但谁也不会真的记仇。你不能要求一个十六七岁的人有多高的精神境界,我们心中也有自我,但这个大家庭教会我们气量不凡。兄弟姐妹是什么,当然不止团结有爱,嬉笑玩耍,没有磕着碰着,不争吵,不红脸,当然不可能。当我在人山人海的地方遇见自己的同学时那份安心,方是亲人般的深情。我们像笼中的鸟,龙山保安大叔犀利的眼神锁了三年,看似不自由,但那份高兴只有我们知道。晨昃鸣禽集,水木湛清华,龙山的青春从未退场。

 这是我跟龙山这座山的故事,可我与山的缘分却远未结束。已有的一学期山大生活,同样精彩,叫山大可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山,这次我要攀登的是知识与文字的险峰。我多了些执着与钻研,一个人能遇到喜欢的东西不易,而我有幸遇到了山大中文。这学期有些懈怠,但看到青春昂扬的学弟学妹,我又找回了那个锐意进取的自己,也明白了‘凡我在处,便是山大。有你在时,那便是家’的含义。

 二零一七年是我十八年来最翻天覆地的一年,真的飞跃了秦岭,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二三十年前贾平凹再回来时,在他的《商州》中感叹道,‘商州虽好,也不是久留之地了’,我无法想象,他当年怀着怎样一种对城市和乡村相交织的复杂情感。但当我穿过秦岭蜿蜒绵长的隧道回到家乡时,我明白深山还是有许多地方没有信号,但一代代的商州人心里开始有信号,这是我们龙山孩子特有的,也是我们山民世代农耕留下的烙印,淳朴善良,生生不息。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趁时光微醺,趁你我风华,共赴一场青春的梦,可好?(文/张钰茹)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